你不能只懂努力,还要学会「将心注入」
 
  01
 
  她认真的样子可爱极了。
 
  「有的后腿比较长,那爬的时候他的屁股就比较高,像这样」,说完她从我身边跳开,竟然在地板上手脚着地爬了起来。
 
  真是越看越可爱。
 
  「很难受对不对?那要怎么办?」她的韩式单眼皮眨了眨,樱桃小嘴神秘一笑,自问自答地说:「这时要把后腿弯曲,你看,这样背是不是就平了,也就可以奔跑了」。
 
  她在客厅里四肢驱动,奔跑起来,在阳台潇洒了转了一个弯。我鼓掌欢呼,表达赞赏。
 
  「还有,如果要模仿狗从高处往下跳,太近的话,人会翻跟头。那要怎么办?一定要注意不要用腿蹬,手控制距离,腿自由落体就行了」。
 
  「模仿狗叫的时候,舌头卷起来,这样比较像」,说完她「汪汪」地叫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以为家里突然来了一只狗。
 
  接下来,她模仿了愤怒的狗叫,平常的狗叫,以及委屈的狗叫。
你不能只懂努力,还要学会「将心注入」
你不能只懂努力,还要学会「将心注入」
  真不敢相信这些知识来自一个10岁的孩子。我问:「女儿,你从哪学到这么多的?」
 
  「记录片和观察啊,还有我自己想的。我不像你一样整天看书也能学习!」她骄傲的说。
 
  「那你为什么要模仿狗呢」?
 
  「因为喜欢」。
 
  02
 
  因喜欢而投入,因投入而专注,因专注而专业。
 
  佛洛依德从心理能量的角度出发,称之为「能量投注」,我更喜欢时髦的词:「将心注入」。在我看来,《生命的心流》、《专注力》、《深度工作》、《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说的都是同一件事:将心注入。
 
  有时候会想,孩子「将心注入」的时候,竟能变得这么厉害。如果成人能用上这样的技能,会有怎样神奇的效果呢?遗憾的是,成人却好像很难做到这一点了。
 
  上天是公平的,他增加一些时,必削减一些。他给成人更加发达的大脑皮层,让人有了意识工具,也就让人失去了与本心的直接联系。
 
  孩子看到喜欢的事情,反应是:哇,好喜欢——>行动。
 
  成人看到喜欢的事情,反应是:哇,好喜欢——>怎么做到的?难不难做?要多长时间?划算吗?有没有风险?投入产出比是多少?——>行动/不行动。
 
  试想,如果「哇,好喜欢」可以发出一股能量(想象成一道光),这道光从「哇」到「行动」的过程中,成人会损耗多少?
 
  哲学家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拉康说:不对,我思故我不在。
 
  如果这里的第二个「我」是指本心,那么拉康说的对。陈坤说的更直白(真不敢相信我会引用一个演员的话):当思维停止,心性会出现(注:见《往西,宁静的方向》)。
 
  所以老子提倡「复归于婴儿」。
 
  03
 
  且慢,难道意识是无用之物?
 
  凡存在之物,必有合理之处。
 
  妙人金圣叹参加考试,考题是《如此则动心否乎》,金圣叹写道:“空山穷谷之中,黄金万两;露白葭苍而外,有美一人。试问夫子动心否乎?曰:动动动……”
 
  一连写下39个「动」字。
 
  因为子曰:40不惑。故40岁了不动心。39岁之前,动的什么心?黄金万两,有美一人。
 
  女儿喜欢狗,与成人爱黄金与美人一样,是本能使然。女儿是高手,学狗的高手,但她不是绝顶高手,她没办法像专注于狗一样专注于学习。观察狗能一小时不动的她,学习时每隔两三分钟就会浑身躁动起来。
 
  是什么让我们不惑,是意识工具,是长期对生命、生存和生活的反思让我们不惑。
 
  不惑之后,方可晋升绝顶高手。「将心注入」的对象不再只是黄金美人,可以是任何事情,不管你动心与不动心。这时被动技能将变为主动技能,专注力将随意迁移至任何领域。
 
  04
 
  心理学家荣格为了专注,建造了塔楼。梭罗离群索居,写下了《凡尔登湖》。《深度工作》说,为了专注,我们要隔离起来,关进小黑屋。
 
  没错,移动互联网已经侵占了卫生间和床,生活哪里还能不受影响?
 
  隔离也许有必要,但却未必有用。心浮气躁,心绪飘飞,还谈什么「将心注入」了,将烦躁注入才对。
 
  每当朋友问不能专注做事,总是走神的时候,我都会推荐一个简单的技巧,只有八个字:七分向内,三分向外。
 
  把七分用于观察自己的内心状态,情绪情感、思想活动等等,其余三分用于手头的工作。不刻意要求全神贯注,反而能够更加专注。
 
  这个方法无法演示,也不好描述。只能讲到这里,看官们意会一下吧。
 
  叫女儿写数学作业,女儿学着狗一路奔跑过来。撒娇说:我不想写。
 
  我说:你把这个题目里面的苹果啊、班级啊、学生啊都换成狗。
 
  女儿哈哈一乐,将心注入了。
 
  作者:院长X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