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有感(一)

  法国作家雨果的旷世巨著《悲惨世界》,是他酝酿构思三十余年而创作出来的稀世珍品,被称为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这部卷帙浩繁的长篇小说,赞颂了真善美,揭露了假恶丑。这部作品是作者用三十余年的心血凝结成的,其间充满了精辟的思想、闪光的智慧。书中精致、巧妙、睿智的语句比比皆是,就像散落在沙滩上的颗颗珍珠和美丽的贝壳,拾取一个,你就获得一份快乐。

  卞福汝主教有一次收到当地一位贵绅的讣告,一张讣告上写满了死者的所有爵位荣衔,还列上他所有亲戚的所有贵族尊号。主教嘲笑道:“人的智慧确实了不得,讲虚荣连坟墓也不放过!”先扬后抑,语言冷峭,极具讽刺意味。

  封建时代的法国向民众征收门窗税,致使三百多万户农舍连门窗都不敢多开,生活在空气不流通的斗室里。卞福汝主教在大教堂讲道:“唉!上帝把空气给人,法律却让人出钱买空气。我不想指责法律,但我要颂扬上帝。”批判国王滥征税收,渔肉百姓。通过赞颂上帝的大公无私,反衬国王的贪婪无度。

  卞福汝主教要到山里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去,看望那些和气厚道的牧民。乡长警告他说,路上有强盗,会为非作歹,图财害命。“乡长先生,”主教说道,“仅仅担心这一点吗?我在这世上,不是守护自己的生命,而是守护灵魂。”比照中外历史,比照当今中国社会,许多人为了求得生存,为了苟延生命,为了物质的欲望,已经不再关注灵魂,甚至于出卖灵魂,换取欲肉的满足。主教还说:“永远也不要害怕盗贼和凶手。那是身外的危险,小危险。还是惧我们自身吧。偏见,就是盗贼;恶习,就是凶手。巨大的危险在我们自身。威胁我们的脑袋或者钱袋的危险,何足挂齿!一心考虑威胁我们灵魂的危险吧!”

  一项英国统计表明,在伦敦五件盗窃案中,有四件是由饥饿直接引起的。冉阿让偷了一个面包,被判19年徒刑,成为苦役犯。刑满释放后,卞福汝主教对他说:“您离开那个痛苦的地方,如果对人怀着仇恨和激愤的念头,那么您是值得可怜的;如果怀着慈善、温良和平和的念头,那么您就胜过我们任何人。”这段话成为冉阿让后半生的指导思想,以后他弃恶从善,用全副身心行善积德,成了一个道德圆满的人。但现实社会里,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暴易暴的多,相逢一笑泯恩仇,以德报怨,以善报恶的少。有些宗族、有些村落,怨怨相报几十年上百年干戈不息。理解、宽容、和睦、友爱,被长期抛置。“慈悲为怀,容忍是金,宗教教义劝人向善,多么了不得呀!“如果他愿意向善,他就得成为天使;如果执意为恶,他就得化为魔鬼”。

  雨果在该书《脑海中的风暴》一节中写道:“在精神的眼睛看来,人心比任何地方都更眩目,也更黑暗;精神的眼睛所注视的任何东西,也没有人心这样可怕,这样复杂,这样神秘,这样无边无际。有一种比海洋更弘大的景象,那就是天空;还有一种比天空更弘大的景象,那就是人的内心世界。”正义和邪恶,羡慕和嫉妒,友好和仇恨,崇高和卑鄙,廉洁和贪婪,勤奋和懒惰,刚强和懦弱,忠诚和背叛,等等,都包容在人心之中。禽兽是我们人类的美德和邪恶的形象化,所以“从牡蛎到鹰隼,从猪到老虎,一切禽兽之性,在人身上无不具备,每种动物对应一个人”。

  雨果说:“社会上的一切善行义举,都是科学、文学、艺术和教育放射的光芒。”这既是对以往人类道德史的总结,又是对现今社会道德建设的规箴。今天我们推进精神文明建设,就不能单靠理论说教,而要通过科学知识的传播,科学实践的探索,文学作品的欣赏,艺术活动的熏陶以及教育事业的发展。落实以德治国的方略,就要以科学的理论引导人,以优美的作品感染人,以良好的榜样鼓舞人。

  雨果发表议论:“生活、不幸、孤独、遗弃、穷困,无一不是战场,无一不产生英雄;无名英雄,有时比著名的英雄更伟大……穷困,几乎总是后母,有时还是亲娘;困苦往往孕育心灵和精神的力量;艰苦是志气的奶母;不幸是哺育高尚之人的好乳汁。”这是作者在第五卷《苦难的妙处》描写马吕斯穷困潦倒的生活时提出来的鲜明观点。任何人的一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逆境、曲折、困难,但只要我们面对艰难险阻时,有正确的态度,有充分的自信,我们就能度过难关,看到光明。

  书中有许多描写人物的语段,入木三分,栩栩如生。在弱女子芳汀面前,沙威警长“抬起头,神态极其威严;职权越低,这种神态越凶,表现在猛兽上面是凶猛,表现在小人脸上是凶残。”他又这样描写面目可憎的容德雷特:“拉瓦特尔若能端祥这张脸,就会看出鹫和检察官的混合相:猛禽和讼棍相互丑化、相互补充,讼棍让猛禽丑恶,猛禽使讼棍可怕。”话语中含着讥讽,诙谐中透出揶揄。

  雨果描绘一个荒废了半个多世纪的园子,说:“这花园不复为花园,赫然成了一片榛莽之地,可以说,难以穿越如丛林,密密麻麻如城市,瑟瑟抖动如鸟巢,幽邃阴暗如教堂,独立孤寂如坟茔,生趣盎然如众生。”通过一连串的比喻,把弃园的荒芜、寂寥、繁杂、幽暗全反映出来了。雨果写园中鸟雀和树木的亲密无间,更是传神动人:“白天,鸟的翅膀娱悦树叶,夜晚,树叶保护鸟的翅膀。”

  雨果描写女人的心理也是极其到位的。他说女人心中一生有两颗种子,一颗是爱俏,一颗是爱情。他说女人很容易就掌握选择帽子、衣裙、皮靴、袖套、合适布料、适当颜色等一整套学问,也正是这套学问将巴黎女人变成极为迷人,极为深奥,又极为危险的尤物,“勾魂女人”这个词就是为巴黎女人造出来的。同时,雨果又警告:“女人玩弄自己的美貌,正如孩子舞刀弄枪,迟早要伤了自己。”

  雨果说,要改良这个贫富不均的社会,要改造这个善恶杂处的环境,达到“减少黑暗人的数量,增加光明人的数量”的目的,就要大声呼吁:教育!科学!他认为,“人不只是一个中心的圆圈,而是有两个中心的椭圆形。一个中心是事实,另一个中心是思想。”科学可以让人认识客观事实,教育可以培养人的思想。“知识是人生旅途的食粮,思想是第一需要,真理是养料,如同小麦。一个人的理性,如果缺乏科学和智慧的营养,就会消瘦下去。”

  雨果很多话都充满了人生的哲理。他说:“一个人既能高人一头,又能矮人半截。大自然中这种不完整层出不穷。谁说得准太阳就不是瞎子呢?”的确,每一个人都是人、神、鬼、兽的混合物,只是各种成份的比例不同罢了。最勇敢的人也有气馁的时候,最聪明的人也有自己的偶像,最温柔的人也会显出粗暴,最善良的人也有替自己打算的时候。身居高位的人,常常是聋子和瞎子,不是他们装聋做瞎,而是环境使然。邹忌讽齐王纳谏早已证实了这一点。合目才是注视灵魂的最好办法,而不是睁大眼睛。安灼拉站在台阶上演讲:“弟兄们,谁死在这里,就是死在未来的光辉中,我们要走进一座充满曙光的坟墓。”雨果说:“拼死一搏,往往绝处逢生。登上死亡之船,或可逃脱翻船的危险;棺材盖能变为一块救命板。”在马吕斯和珂赛特的婚礼上,吉诺曼先生祝酒:“崇拜上帝的最佳方式,就是爱自己的妻子。”

  阅读《悲惨世界》,得到的不仅是文学的进修和享受,更是思想的洗礼和美餐。浸沉其中,你必定被快乐淹没!跳进来吧,朋友。


  悲惨世界有感(二)

  “他安息了,尽管命运多舛,他仍偷生;失去了他的天使他就丧生。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雨果的《悲惨世界》随着冉·阿让墓碑上的诗戛然而止,留绐人广种悲怆的情调。冉·阿让死了,但他已经看见他的天使珂赛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堂。

  《悲惨世界》中有无数人因饥寒交迫而走向堕落,但也有无数人被拯救,最感人的是米里哀主教对冉?阿让的拯救。冉?阿让,一个苦役犯,满心的愤世嫉俗驱使他偷走了米里哀的银器。但米里哀没有因此而重新将他推人不见天日的深渊,而是给予他阳光,用广阔的胸襟去包容他。于是在那一刻,冉?阿让得救了。

  现在,犯罪的青少年愈来愈多,他们像冉·阿让被拯救前一样迷惘而无助。但他们不是冷血动物,我们不能轻视他们,任他们与死亡和危险为伍。因为,黑暗并不是他们向往的地方。只要社会愿意拉他们一把,世人也愿意用爱去滋润他们干涸的心灵,他们就一定可以展开原有的翅膀,飞回那个充满爱的天堂,留下一辈子的刻骨铭心。爱的醍醐灌顶,不会让他们“一失足成千古恨”。

  米里哀拯救了冉·阿让,而冉·阿让拯救了方汀、沙威和珂赛特……爱与宽容就这样从一个人传染到另一个人。虽然有人为了拯救而义无反顾,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拯救。因为,一方面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另一方面只靠外力的拯救并非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自己的灵魂,有时候需要自己去拯救。《悲惨世界》中的爱潘妮就是自我拯救的典型代表,她对马吕斯的爱使她得以走向光明。曾经欺负过珂赛特的她,却在与世长辞之前为马吕斯的幸福而变得快乐。她摆脱了自私,也彻底明白啼饥号寒全然无用,于是灵魂在满眼的阳光中升华。就如她的弟弟伽弗洛什一般却永不泯灭。(www.cnk6.com)爱潘妮与伽弗洛什的鲜血被明媚冲淡,似春天里粉了一树的桃花。他们与他们的父母是如此不同,他们张开翅膀飞向流光溢彩的天堂,而他们的父母,那对被金钱腐蚀的灵魂,是无法死得其所的。金钱淡化了人情、友情乃至亲情,此类例子不计其数,老葛朗台、于勒的哥哥一家等即是如此。虽然这些只是书中的故事,但却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又有谁能够拯救他们呢?我想,除了他人的帮助外,还要靠自我的拯救。

  月亮在天上,也许已是白天。一个人的生命逝去,他的光芒永存。一个苦役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集正直、善良、勇敢、智慧于一身的内圣外王者,让·瓦尔让,在来福大主教的感化下一生致力于自我救赎。中国也不乏这样的精神偶像,区别不同的是,当我们将焦点放在圣人本身,以及期待他的解救时,雨果却寄愿于每个人的自救。来福大主教和让·瓦尔让都是雨果浪漫主义笔下的圣人,他们不断地在解救自己,也在感化他人,依靠信仰的力量,宽恕,体谅,身体力行,给别人树立一种人人可以触及的榜样。一个圣人只可以解救出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却难免再次堕落。在无知与愚昧制造的悲惨世界,压迫存在,苦者弱败,对弱者在精神和物质上的压制与剥夺使世界更加黑暗,只要白天还未到来,黑夜将不忘肆虐,人的愚昧未除,自然还会再次沉沦。因此,人间不再需要圣人本身,却一定需要“天主”,需要信仰。

  诚如作者序言所说,这篇序非常简短,却道出了作品的深刻内涵:“在文明鼎盛时期,只要还存在社会压迫,只要依仗法律和习俗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给人类的神圣命运制造苦难;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沉沦,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赢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在一些地区还可能产生社会压制,换言之,也是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说,只要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这一类作品就不会是无用的。”作者美好期望的时间点愿意放在他的本世纪,然而在我们所经历的两个世纪里,也在今后的多个本世纪中,这些话也不会失去效用。

  没有人能救你,除非你能自己救自己。这个世界不是有权人的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世界,是有心人的世界。没有人相信你,自己相信自己,没有人祝福你,自己祝福自己。因为只有你自己读懂自己,世界才能读懂你。

  • 悲惨世界读后感
  • 读悲惨世界有感
  • 读悲惨世界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