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挑战读后感(一)

  最近,我读了熊丙奇的《教育的挑战》。作者围绕年度教育的重大事件,普遍现象,对事件背后的教育问题作出了深度剖析,让人们对教育的本质进行了深深的思考,对教育有跟深的理解。给学生们怎样的教育,在杜威的代表作《民主主义和教育》中,早有系统而全面的阐述,包括提出“教育是生活的需要:生活即教育”。杜威的弟子陶行知先生将此在中国发扬广大,提出生活教育的理念,他说,“生活教育是给生活以教育,用生活来教育,为生活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

  从生活与教育的关系上说,是生活决定教育。从效力上说,教育要通过生活才能发出力量而成为真正的教育。”客观上说,在我国教育界,教师们大多对以上著作并不陌生,可是,书中提到的教育理念,却并没有真正落地。原因在于,缺乏与这些理念相配套的教育管理和评价制度。我们对学生实行单一的分数评价,必然就会因分数的高低,把学生分出“优生”、“差生”,也必然只有围绕考试的应试教育,而难以有生活教育、公民教育。在这种教育环境之中,教师和家长的心态其实度已经扭曲——有一些家长就称自己是“变态”。

  爱是教育的基础,教育的本质十分简单,就是让人活得更美好。为此,最重要的是给予孩子公民教育、生活教育、人格教育!


  教育的挑战读后感(二)

  《教育的挑战》介绍了面对教育的挑战,我们别无他途,唯一的出路就是改革。而真正的改革,总是观念与体制的同步变革。

  手捧着《教育的挑战》一书细细读来,让我对21世纪教师所面临的挑战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那就是为所有儿童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教学资源和平等的学习机会。教师的责任不是进行“好的教学”,而是要实现所有儿童的学习权力,尽可能提高儿童学习的质量。在书中,一个个平凡的教师正在用自己的行动宣告:课堂上正在发生着宁静的革命,那就是建立以倾听和对话为基础的学习共同体。这是学校整体变革的基点,是保障每一个儿童学习权的挑战。

  读了此书,才发现自己原本对“关注每位学生,构建高效课堂”的理解还只停留在狭隘的层面上,和佐藤学教授所提出的观点相比,我们做得远远不够!有时候我们在课堂上,尤其在公开课时,比较倾向于接受那些“好的回答”,或者说“符合老师要求的回答”。其实不然。教师应公平对待每位学生,虽然他们的学习基础和经验背景大相径庭,但是他们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同伴合作,超越原有的学习经验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功。即便他的答案不完美,甚至只是只言片语,但他们的观点同样精彩,教师不应刻意扼杀他们想要发言的机会。

  佐藤学教授提出的完整地接纳每个孩子的想法,学会倾听,正是教学中教师活动的核心。教师的责任不是进行“好的教学”,而是要实现所有孩子的学习权力,尽可能提高孩子学习的质量。在孩子中培育相互倾听关系的第一要素就是要教师自身悉心倾听每个孩子的心声。要培育相互倾听的关系,除了教师自身成为倾听者之外,别无他法。

  这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是对于每一位教师的挑战,这是一本值得细细品味的书。


  教育的挑战读后感(三)

  看了《教育的挑战》这本书,文中的一句“教育:认识你自己”,“教育:一种反思文化”令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自己在教育领域里有了一盏明亮的指示灯。

  众所周知,生命的本质内涵在于活动,这是万物之通例。任何活动都存在于一定的时空中间,但是,时空对于他物种而言只是具有延展性的点的聚集,时间感、历史感在它们身上是根本缺失的,其生命的任何展现都只是适应和重复,在它们的世界中缺乏意义。正因为如此,变异不可能成为创造,生命就只是在生理和生物层面上的种的繁衍。与他物种相区别,人类在生命活动中找到了连续性,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是生命产生意义的源头。当人类发现了生命活动的意义,创造也就应运而生了,与此相应,一种新的生命被剥离了出来,它就是人类所独有的文化生命。这种生命从根本上展现为觉知——动情——发思的过程,而它就是由教育所催生、滋养和培育的。故而,教育所观照的是意义世界,是人的文化生命,是创造,是体验,是感受。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把读书的功利价值说得十分透彻。而依照这种功利的价值读书,天下的读书人,将难有追求平等、自由的公民情怀。接受教育,成为实现功利价值的途径,而教育也就变为谋求更高社会地位、获取特权的工具。“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把读书的功利价值说得十分透彻。而依照这种功利的价值读书,天下的读书人,将难有追求平等、自由的公民情怀。接受教育,成为实现功利价值的途径,而教育也就变为谋求更高社会地位、获取特权的工具。这样的教育,一直延续至今,读书的功利价值,更加凸显,只是口号发生了变化。诸如“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高考改变命运”,等等。诚然,教育确实具有功利的价值,比如教给受教育者技能,由此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如果将教育变为一个“跑马场”,用单一的分数标准,分出所有受教育者的快慢、优劣,那么,这样的教育,本质是反教育。我也是在这样的教育中长大的,甚至可以说,也是这种教育的既得利益者,通过高考,从农村进入大城市,“改变了命运”。可是,当我看到当年的初中高中同学因几分之差没有进入大学,成为农民工,在城市艰难谋生却难以获得城市认同时,我开始怀疑,扮演改变人命运的教育,是真正的教育吗?今天,为了让孩子能上一所名校,竞争已经提前到胎儿时期,两三岁小孩能识几百个汉字的已经不稀奇,五六岁孩子在进小学时已经能拿出一大摞证书,小学入学考的题目,已经难倒了大学生。读过《爱弥尔》一书者,会明白这完全违背了孩子成长的规律,在孩子不同的时期应该给予其不同的教育。该书是卢梭的重要著作,其副标题就叫《论教育》。这本书给我最基本的教育启蒙。对于教育,卢梭这样定义,“我们的教育得自‘天性’、‘人为’和‘事物’等三种来源,我们身体器官和机能的内在发育,是天性的教育;我们通过学习来促成这种发育,是人为的教育;我们由环境经验所获得的,是事物的教育。”“每个人都受‘天性’、‘人为’和‘事物’三位老师的教导。这三种力量若是相互抵触,便使学生受到坏的教育,学生便不会恬静舒畅;三种力量若是和谐一致,学生便可以一直达到他的

  这样的教育,一直延续至今,读书的功利价值,更加凸显,只是口号发生了变化。诸如“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高考改变命运”,等等。(www.cnk6.com)诚然,教育确实具有功利的价值,比如教给受教育者技能,由此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如果将教育变为一个“跑马场”,用单一的分数标准,分出所有受教育者的快慢、优劣,那么,这样的教育,本质是反教育。

  需要而教育。从生活与教育的关系上说,是生活决定教育。从效力上说,教育要通过生活才能发出力量而成为真正的教育,客观上说,在我国教育界,教师们大多对以上著作并不陌生,可是,书中提到的教育理念,却并没有真正落地。原因在于,缺乏与这些理念相配套的教育管理和评价制度。我们对学生实行单一的分数评价,必然就会因分数的高低,把学生分出“优生”、“差生”,也必然只有围绕考试的应试教育,而难以有生活教育、公民教育。在这种教育环境之中,教师和家长的心态其实度已经扭曲——有一些家长就称自己是“变态”——也就谈不上对孩子充满爱心,家校关系、师生关系和亲子关系,都发生异化。这是现实给教师和家庭、学生最大的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呼吁、推教育进制度的改革,十分重要,而保有对教育理想的追求,是推进教育改革的根本力量。只有真正的教育,才能培养真正的公民。

  我也是在这样的教育中长大的,甚至可以说,也是这种教育的既得利益者,通过高考,从农村进入大城市,“改变了命运”。可是,当我看到当年的初中高中同学因几分之差没有进入大学,成为农民工,在城市艰难谋生却难以获得城市认同时,我开始怀疑,扮演改变人命运的教育,是真正的教育吗?

  今天,为了让孩子能上一所名校,竞争已经提前到胎儿时期,两三岁小孩能识几百个汉字的已经不稀奇,五六岁孩子在进小学时已经能拿出一大摞证书,小学入学考的题目,已经难倒了大学生。读过《爱弥尔》一书者,会明白这完全违背了孩子成长的规律,在孩子不同的时期应该给予其不同的教育。该书是卢梭的重要著作,其副标题就叫《论教育》。这本书给我最基本的教育启蒙。对于教育,卢梭这样定义,“我们的教育得自‘天性’、‘人为’和‘事物’等三种来源,我们身体器官和机能的内在发育,是天性的教育;我们通过学习来促成这种发育,是人为的教育;我们由环境经验所获得的,是事物的教育。”“每个人都受‘天性’、‘人为’和‘事物’三位老师的教导。这三种力量若是相互抵触,便使学生受到坏的教育,学生便不会恬静舒畅;三种力量若是和谐一致,学生便可以一直达到他的目的,他一定可以过着安适的生活,他就是受到好的教育了。”

  • 和时间赛跑的读后感
  • 肩挑一个家读后感
  • 教师的阅读力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