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白羽:白蝴蝶之恋
 
  春意甚浓了,但在北方还是五风十雨,春寒料峭,一阵暖人心意的春风刚刚吹过,又来了一阵冷雨。我在草地上走着,忽然,在鲜嫩的春草旁看到一只雪白的蝴蝶被雨水打落在地面上。沾湿的翅膀轻微地簌(sù)簌颤动着,张不开来。它奄奄一息,即将逝去。它白得像一片小雪花,轻柔纤细,楚楚动人,多么可怜呀!
 
  它从哪儿来?要飞向哪儿去?我痴痴地望着它。忽然像有一滴圣洁的水滴落在灵魂的深处,我的心灵给一道白闪闪的柔软而又强烈的光照亮了。我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白蝴蝶捏起来,放在手心里。
 
  这已经冻僵了的小生灵发蔫(niān)了,它细细的足脚动弹了一下,就歪在我的手中。我哈着气,送给它一丝温暖,蝴蝶渐渐苏醒过来。它是被刚才那强暴的风雨吓蒙了吧?不过,它确实太纤弱了。你看,那白茸(róng)茸的像透明的薄纱似的翅膀,两根黑色的须向前伸展着,两点黑漆似的眼睛,几只像丝一样细的脚。可是,这纤弱的小生灵,它飞出来是为了寻觅(mì)什么呢?在这阴睛不定的天气里,它表现出寻求者何等非凡的勇气。
 
  它活过来了,我感到无限的喜悦。
 
  这时,风过去了,雨也过去了。太阳明亮的光辉照满宇宙,照满人间,一切都那样晶莹,那样明媚(mèi)。树叶由嫩绿变成深绿了,草地上开满了小米粒那样大的小花朵,我把蝴蝶放在一片盛满阳光的嫩叶上,向草地漫步而去。但我的灵魂在呐喊——开始像很遥远、很遥远……我还以为天空中又来了风、来了雨,后来我才知道这风雨就在我的心灵深处。我为什么把一个生灵弃之不顾,……于是我折转身又走回去,又走到那株古老婆娑(suō)的大树那儿。谁知那只白蝴蝶缓缓地、缓缓地在树叶上蠕(rú)动呢!我不惊动它,只静静地看着。阳光闪发着一种淡红色,在那叶片上燃烧,于是带来了火、热、光明、生命,雨珠被它晒干了,那树叶像绿玻璃片一样透明、清亮。
 
  我那美丽的白蝴蝶呀!我那勇敢的白蝴蝶呀!它试了几次,终于一跃而起,展翅飞翔,活泼伶俐地在我周围翩(piān)翩飞舞好了一阵,又向清明如洗的空中冉冉飞去,愈(yù)飞愈远,消失不见了。
 
  这时,一江春水在我心头轻轻地荡漾。在白蝴蝶危难时我怜悯(mǐn)它,可是当它真的自由翱(áo)翔而去时我又感到如此失落、怅(chàng)惘(wǎng)。“唉!人啊人……”我默默伫(zhù)望一阵,转身向草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