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经典语录

1、今日世界最美丽的是牺牲者。

2、管他是不是人面兽心。我们只要活着就行了。

3、幸福感这种东西,会沉在悲哀的河底,隐隐发光,仿佛砂金一般。

4、幸福感,就是沉入悲哀之河的河底的那些闪着微光的金砂,就是那种感觉吧。

5、去年,不曾有过什么事情。前年,不曾有过什么事情。大前年,也不曾有过什么事情。

6、所谓“寸善齿魔”真是一点不假,如果得到了一寸的幸福,必然会有一尺的魔物伴随其后。

7、正想衣服料子剪裁错了一样。剪裁错了的料子无法缝合,只好全部放弃,重新剪裁别的料子。

8、夜开花。啊,弟弟也感到痛苦吧。而且路都挡住了,什么事情应该如何做,直到现在恐怕他都还没弄明白吧?

9、可怕的是我真切预感自己的生命将在这样的日常生活中如芭蕉叶不落而腐烂一样,站立着而自行腐烂下去。实在忍无可忍。

10、我曾经无数次祈望过自己被人杀死,却从来也没有动画杀人别人的念头。这是因为我觉得,那样做只会给可怕的对手带来幸福的缘故。

11、然而我们的阶级里没有什么像样的人。尽是些白痴、幽灵、守财奴、疯狗、吹牛专家、讲话不文不白假装斯文、只会装从云上撒尿的人。

12、渐渐地,我开始想念一个人,想的不得了,想看见他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的不得了,好像是腿上扎着滚烫的针灸,只能忍耐着不动一样。

13、责难我自杀,说我应该活下去,但又没有对我伸出任何援手,只知道一个劲儿批评我的家伙肯定是一个能够满不在乎地劝天皇陛下去开水果店的伟人。

14、我假装说谎,大家就说我说谎,我显出一副有钱人的样子,大家就说我有钱,我假装冷漠,大家就说我是冷淡的人,可是,我真的很痛苦,大家都说我假装痛苦。

15、当一个人明白自己活着的时候绝对无法拥有幸福和荣耀时,他会怎么想?努力这种东西只会成为饥饿这头野兽的饵料。痛苦的人太多了,你觉得我只是在无病呻吟吗?

16、相互欺骗,却又令人惊奇地不受到任何伤害,甚至于就好象没有察觉到彼此在欺骗似的,这种不加掩饰从而显得清冽、霍达的互不信任的例子,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

17、人的生活充满喜怒哀乐等种种感情,但这些感情只占人们生活的百分之一,其余百分之九十九,是在等待中度过的,不是吗?我心急如焚、望眼欲穿,等待着幸福的足音在走廊上震响。

18、正义?所谓阶级斗争的本质并不在那个地方。人道?别开玩笑了。我可知道,那就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要把对方打倒,把对方消灭掉。这不是宣告“你去死吧”是什么?你们可不要掩饰啊。

19、我一向对自己的言行没有自信,因此只好将独自一人的懊恼深藏在胸中的小盒子里,将精神上的忧郁和敏感密闭起来,伪装成天真无邪的乐天外表,使自己一步一步彻底变成一个滑稽可笑的畸形人。

20、革命究竟在哪里进行着呢?至少在我们身边,旧道德仍旧毫无改变,还在拦住我们的去路。大海表面的波涛好像在翻滚,但大海底下的海水,别说革命,连动也不动一下,静悄悄地躺着,假装睡着了。

21、所谓的幸福感,难道不是像沉默在悲哀的河流底下微微闪耀着的沙金一样的东西吗?经历过无限悲哀之后,看到一丝朦胧的光明这种奇妙的心情,如果这就是幸福感的话,那么陛下、母亲和我,现在确实是幸福的。

22、有一个说法叫做“见不得人的人”,它指的是那些人世间悲惨的败北者、背德者,我觉得自己打一出生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人”,所以一旦遇到那些被世人斥之为“见不得人的人”,我的心就不由分说地变得善良温柔了。而且我的“温柔”足以使我自己也如痴如醉。

23、我伪装早熟,人们就传说我早熟。我伪装懒散,人们就传说我是懒汉句子大全http://Www.CnK6.CoM/。我伪装写不出小说,人们就传说我不会写小说。我伪装说谎,人们就传说我说谎。我伪装有钱,人们就传说我有钱。我伪装冷淡,人们就传说我冷淡。然而当我当真痛苦的禁不住发出呻吟时,人们却传说我是伪装成痛苦的。

24、人完全不同于其他动物的是什么?语言、智慧、思考和社会秩序吗?所有这些在不同程度上其他动物也都有吧?说不定还有信仰哩。人吹嘘自己是万物之灵,但他和其他动物好像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似的?可是,妈妈,我倒发现有一点是不同的,您不知道吧?有一样东西是其他动物绝对没有而只有人才有的。那就是人有秘密事儿!

25、不过,竹一的一句话启发了我,使我意识倒自己以前对绘画的看法,——竭力想把觉得美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描绘为美是幼稚和愚蠢乃至完全谬误的。绘画大师利用主观力量,对那些平淡无奇的东西加以美的创造,虽说他们对丑恶的东西感到恶心呕吐,却并不隐瞒对它们的兴趣,从而沉浸在表现的愉悦中。换言之,他们丝毫不为别人的看法左右。我从竹一那儿获得了这种画法的原始秘诀。于是,我瞒着那些女性来客,开始着手制作自画像了。

26、对人感到过分恐惧的人,反倒更加迫切地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更可怕的妖怪;越是容易对事物感到胆怯的神经质的人,就越是渴望暴风雨降临得更加猛烈……啊,这一群画家被妖怪所伤害所恫吓,以致于最终相信了幻影,在白昼的自然之中栩栩如生地目睹了妖怪的所在。而且,她们并没有使用“滑稽的逗笑”来掩饰自身的恐惧,而是致力于原封不动表现自己所见。正如竹一说的,他们勇敢地描绘出“妖怪的自画像”。原来,在这里竟然存在着未来的我的同伴,这使我兴奋得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