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脾气那么好,一定很好欺负吧?
 
  01
 
  有读者在后台给我提了一个问题——
 
  我的性格偏温和,无论别人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我基本都可以做到笑脸迎人,于是室友们便觉得我好欺负,经常会指使我做一些事。其实我很想既能保持温和的性格,又能让别人觉得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该怎么办?
 
  对于这个提问,我愣住了,因为他说的仿佛就是从前的我,他的苦恼我都有过。
 
  才参加工作的时候,我使出洪荒之力去融入集体,只要同事有事需要帮忙,我都会竭尽全力帮助他们。然而因为不懂拒绝,把自己搞得很累。
 
  “小吴,给我调一下这张试卷的格式,为什么公式输入不了。”
 
  “我看看。”
 
  “小吴,这台速印机怎么了,一个黑点一闪一闪的。”
 
  “我看看。”
 
  “小吴,我今天要去接孩子,你可不可以给我看一节课。”
 
  “我看看。”
你脾气那么好,一定很好欺负吧?
你脾气那么好,一定很好欺负吧?
  ……
 
  “哎,那个年轻的小老师,能不能帮我把这个柜子搬到四楼上。”
 
  “能,但搬不动。”
 
  02
 
  那时候,我觉得只要我以诚待人,少说话多干事,就可以赢得大家的尊重,和每个人和谐相处。
 
  老教师因为某天只有一节课不方便,我和他换;老教师因为三姑六婆嫁女娶媳妇赶不及上课,我给他代;老教师因为身体不舒服上不了晚自习,我给他守;后来发展到老教师因为打麻将输多了想扳本,让我去他的班上看看。
 
  大家都说我对电脑操作熟悉,就让我出每个单元的考试试卷,我没有拒绝,因为觉得可以顺便锻炼一下能力。发展到后来,只有我在出试卷供集体使用。不但出试卷,还要自己到油印室印,每次几千份,印好了还得抱到老师们的办公桌上。
 
  然后,会有很多人打电话问我答案是什么,如果没有答案他们会抱怨,“你怎么不把答案算出来,这样我们改试卷不方便啊”。更夸张的是,最德高望重的老教师电话遥控让我把试卷发给学生,做好了收回来,帮他批改好。
 
  让我最无语的一次是,有个老教师听说我会写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嘲讽,就让我帮他把一个几千字的个人总结打成电子稿,你怎么不原地爆炸?
 
  后来我意识到,盲目的合群是平庸的开始。我慢慢变得沉默寡言,不刻意迎合任何人,与多数人保持不冷不淡的关系。我尽量把时间和精力腾出来,对学生和读者展露更多的热情和宠溺。
 
  现在,我依然坚持每个星期天下午三点到五点给学生考试,自己出试卷,但都是直接发题目给打印店的老板,费用我自己出,每学期会花费一两千。
 
  有时候会觉得这很自私,也深深矛盾,但我的时间太宝贵了,不想对着油墨味呛鼻的机器,给大家印一辈子试卷。
 
  03
 
  无独有偶,我正在读大三的堂弟也是个老好人。他总觉得自己情商不高,会吃哑巴亏;又不敢拒绝,怕落人口舌,日后被人陷害。
 
  我对他说,你觉得谁要是想欺负你了,没事就买本《厚黑学》假装读读;谁要是总想使唤你,就推七次做三次;欠钱不还的,你别去讨,下次再借说没钱就好;别人帮了你,记得加倍回报;别人害了你,你要沉得住气,把他培养成一个“大傻逼”,自有恶人收拾他。
 
  我希望我的堂弟可以坚守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就算他烈风一笑致面瘫,见谁都和弥勒佛一样合不拢嘴,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也会觉得他是笑里藏刀,不敢主动招惹。
 
  在人际关系中,我最欣赏的是那种明辨是非,不和稀泥的人。交手前凭着道义先亮兵器,你看我的倚天剑灵动,我看你的屠龙刀霸气。我看你长得丑安全,你看我生得俊讨喜。我不介意你多用了我几勺洗衣粉,你不在乎吃了你的半个隔夜梨……
 
  待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是顾虑太多,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一来自己不够资本,二来后援太脆弱。这样的人,得道的开始布道,上位的开始欺小,欠奉的被人利用,还有踏错行差入了监狱。
 
  世上难有两全事,你若天生柔弱,不善伪装,不经历变故,很难成为一个精明的人。你若想要得到成长,光靠别人提点,一蹴而就,就太便宜了点。
 
  你的善良,得有点锋芒,成长是去伪存真的过程,凡事走一步看一步,不必杞人忧天,也不能心无防备。
 
  04
 
  佛家有句说,用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
 
  当你的能力达不到惩戒,而选择宽容,这种行为只是窝囊。
 
  脾气好,是指对人态度友善,说话彬彬有礼;不软弱,是指有个人主见,并能勇于表达。而两者的交集是,将自己的主见,用友好的态度表达出来。
 
  喜欢就掏心,讨厌就疏远,脾气好不等于可以委曲求全。对于跟自己观念相差太大的人,远离或相敬如“冰”是最好的尺度。
 
  不软弱是前提,脾气好是方式。你需要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气势压倒对方。如果对方不接受,不必固执己见。强词夺理是态度,而非观点。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愿你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学会拒绝,独立思考,有底线不发脾气。
 
  作者:衷曲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