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原谅我,偶尔的垂头丧气
 
  有时候我精神昂扬,走在路上,像一阵风,看见美丽的风光,看见明媚的笑容,情不自禁心生感叹,或者干脆流下眼泪来,愿意和每一个面色和善的人交朋友,说心里话。
 
  生活这本厚厚的书,每一页都是崭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有时候我郁郁寡欢,浑身无力,只想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拉起窗帘,将一整个世界的阳光都关在外头,将花香,朋友温柔的叮咛,还有回忆里爱情的梦影都关在外头。
 
  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失去的穷此一生再也回不来,珍惜的都被岁月推向边际,而我只有一颗倦怠的老心。
 
  听说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人类情绪周期,像群山绵延,高低起伏,像大江东去,有时豪气干云,有时阻塞低靡。
 
  L说,有时候她斗志昂扬,随时准备和生活动刀动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不卑不亢;而有时候,她悲观绝望,仿佛所有努力,都是云烟泡影,甚至想过轻生。
 
  她说的,我虽然不能够感同身受,但是我至少懂得。
 
  C说,她曾经爱财如命,视之为琼浆玉液,所以工作风风火火,鞠躬尽瘁,然而好景不长,忽然感到迷茫困顿,人际交往,深不可测,戮力付出,不过如此。
请原谅我,偶尔的垂头丧气
请原谅我,偶尔的垂头丧气
  她说她走到人生的泥沼,可惜没有但丁的比亚特里彩指引迷途。
 
  仿佛,我们都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而生活的馈赠,永远零零星星,生活的面貌,依然朦朦胧胧,看不清晰。
 
  我把他们都推向脑后,窗帘上的织锦花纹不是我绣的,衣架上僵硬不动的衣服不是我穿的,窗外清清凉凉的呼唤不是为我悠扬的。
 
  这一刻,我和所有人都没有瓜葛,我短暂的生涯里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故事等待被述说,洁白的床单上每一本书都一文不值,我在我自己的躯壳里,缓慢呼吸,苍白无力。
 
  朋友们口中,不知真情或者假意的「羡慕你现在的生活」的话语,和我没有关系。
 
  他们愿意相信自己的幻觉,那就让他们相信好了,我也不捏造,我也不拆穿,反正无论如何,我依然只有二十四个小时的辰光,我依然只有孤军奋战,自给自足的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此岸,每个人都在向往别人身处的彼岸,但其实那也是另外一些人的此岸。
 
  生活在别处,近处无风景,真正具有生活智慧的人,是懂得珍惜拥有,并且诚恳前行的人。
 
  千里迢迢之外的,眼睛肿了将近一个月的母亲的身体状况和我没有关系。
 
  一个人在远方,最怕的还是忽然听说亲人身体有恙,想着立时三刻飞到她身边,却苦于没有筋斗云和翅膀。
 
  如果不是我电话里询问,他们可能还不准备坦诚,因为不愿让我忧心忡忡,虽然医生说,只是妇女更年期的症状,但是骨肉至亲的一点风吹草动,到了关心她的人眼中,无异于惊涛骇浪。
 
  如果亲人康健,那么孤身一人在远方,也能不痛不痒,但凡父母不太妥当,起初是可望不可即的忧虑,之后便顺其自然演变成,对自己选择这样一条颠簸漂泊的路的彷徨失措,毕竟身为人子,总有些责任需要承当。
 
  东野圭吾小说里的男人,因为父亲病重,所以差点放弃在东京追求音乐梦想,而选择安安稳稳地,继承一家他自己并不乐意接手的鱼店,如果不是被一番严肃教训,他的人生可能就此改写,这里表达的,其实是同一种思想斗争。
 
  也许是这个消息,让我提不起精神。
 
  干燥的唇,流血的鼻孔,在脑海里扑腾翻涌的文字和我没有关系。
 
  这是我来到拉萨的第四天,我喜欢这座阳光充沛,整洁明朗的城市,但是它可能还不太愿意毫无保留地接纳我,所以我只好涂上润唇膏,源源不断地喝水。
 
  我把看过的每一道风景都化成文字封存起来,因为恐怕记忆力衰退,有一天想到这里,仿佛触碰四面光秃秃的围墙。
 
  他们形容我活得自由自在,称心如意,是他们渴望成为的样子,但是除了客栈的灯火,不会有人看到,我在手机键盘上敲字到夜深的炯炯有神,和小心翼翼的执着罢。
 
  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在陌生的城市找不到方向的迷茫罢,我没有告诉过你我被人误解质疑时候的心虚罢,我没有告诉过你,凌晨一两点,我还无法入眠的落寞吧。
 
  我只是不喜欢,孤独得太难看。
 
  任何道路都难免会有坎坷,我只是不喜欢怨天尤人,何必将千疮百孔的皮囊展现给世人,没有人会同情,恐怕气味难闻。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诉苦而字,因为无济于事,大多流于自取灭亡。
 
  我不喜欢被人看到自己写东西的样子,所以喜欢呆在房间里,搜肠刮肚,咬文嚼字。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写完的东西和我分道扬镳,骨肉分离,我脑海当中,只有新的字字句句,跋山涉水而来。
 
  沉浸在写作当中无法自拔的人,才能够明白,所有所谓的酣畅淋漓,才华横溢,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一篇文章里面的每一个字,都是带着披星戴月的风尘气的。
 
  和我的思绪相逢,在我的指尖跳跃之前,它们都曾走过迂回蜿蜒,山水迢迢的路。
 
  能不能找到欣赏它的人,或者说,它自身值不值得欣赏,那就是看它们各自的造化和缘分了。
 
  这一段旅程,孤独辛苦,无人问津,自然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但是它是我愿意做,能够尽量做好的,除此之外,别无它途的事情,何况,我也获得过赞扬和鼓励
 
  看到镜子里面,形容憔悴,无精打采的自己,我知道,任何事情,都必须付出代价。
 
  写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请原谅我偶尔的停滞不前,或者垂头丧气,也请体谅你身边的人,偶尔的精神颓靡,和不如人意。
 
  这个社会,竭尽所能地将人往百折不挠,百毒不侵的境界催逼,但是它却无暇顾及,我们都不是百分百的人。
 
  我们总有到不了的地方,挽回不了的时间,和爱而不得的人,我们都是血肉之躯,不是牛鬼蛇神。
 
  如果看到彼此的瑕疵和伤痕,请不要大惊失色,惶恐退避。
 
  请给他一点点,柳暗花明的时间和力气。
 
  作者:江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