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是你的摆渡人
 
  每一个镌刻着爱与善意的灵魂,都会成为我们生命中的摆渡人
 
  1.
 
  柳媛把刚写好的两封信夹在了书里,封面是黄色的,书的顶端写着《摆渡人2重返荒原》。一艘小船飘泊在湖中,船上坐着一个人,船尾追随着一条长长的波纹。
 
  书还是崭新的,信封夹在里面还是让它稍稍有些不平,她用手去抹了抹,长叹了口气,也许她生命就剩这几个小时了。
 
  房门被打开,一个护士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怎么还不睡呢?都四点钟了!九点就要上手术台,赶紧睡会吧!”护士看着坐在桌旁的柳媛,从随手携带的盒子中拿了根体温计出来,让她夹在腋下。“晚上没吃东西吧?记得还不能喝水喔。”
 
  “没吃,水也没有喝,但睡不着。”柳媛抬起头看了下护士,下降的视力只能见到她的面上一片朦胧,像遮盖了一层轻纱,但那声音还是能分辨得出来,“小吴护士,请你帮个忙,如果我没能醒来,麻烦你把这本书交给我老公。”
谁会是你的摆渡人
谁会是你的摆渡人
  2.
 
  书是一周前托好友买的,第一部在两年前看过,还记得故事结局很完美,那时她和老公还在广州开着小店铺。
 
  但由于小孩马上要读小学了,夫妻俩转到老家做点生意,刚刚有点起色时,她却生病了。
 
  起初只是眼花、头晕,在县城治疗一段时间后渐渐加重了,转到省城检查才发现居然是脑部肿瘤。
 
  听医生说起,肿瘤长的位置很不好,不动手术的话后期治疗效果不容乐观,而动手术风险又特别高,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会死在手术台上或成植物人状态,柳媛跟老公商量后,还是决定博一博。
 
  3.
 
  窗外很静,隔壁房间偶尔会传来一阵咳嗽声,旁边的病床昨天就空了出来,听扫地阿姨说,病人没能下手术台,回不来了。
 
  柳媛没有去想,进了这病房,就相当于生命的倒计时已经开启了,只是有些是按天,有些是按小时。
 
  她拿出了体温计递给小吴护士,“这几天麻烦你们了,还有刘医生、王主任、护士长。”尽管说得很轻松,小吴听到了也是一阵心酸。
 
  见过太多生死,当真正有人跟你告别,还是触动很大,“没关系的,要有信心,你看三号病房的两个病人,手术多成功,马上就能出院了。”小吴护士安慰着她。
 
  当小吴准备离开时,柳媛的老公和爸爸推门进来了,他俩都红着眼,像刚哭过了一样,但柳媛现在的视力却看不到。
 
  “没睡一会么?”她老公走近身边问道。
 
  “睡不着,不是让你们去睡么?怎么又来了?”一点多才赶他俩去睡会,现在居然又来了。
 
  “我们睡了会,醒了就过来看看。”
 
  柳媛没有再赶他们走,任他俩坐在床边。小吴护士拿着本书,带上门出去了。
 
  4.
 
  “爸,我妈都走了快十几年了吧?真快。”
 
  “快十七年了,还差三个月,她是腊月走的,正好快过小年。”柳媛的爸爸在旁边回忆着。
 
  “没妈的日子过得真难,那时我才十二岁,几乎整晚整晚的想她。现在看来,她也想我了,想让我去陪她……”
 
  “医生都说了,这病发现得早,咱们机会还很大。别胡说了,女儿还在家等着咱们呢!”她老公抢先说了,生怕她继续下去,然后扶着她上床休息。
 
  后来都没有人说话,她躺在床上,只感觉坐在床两边的两个男人,像照顾小孩子一样,不停的把被子卷到她脚下,生怕她着凉。
 
  5.
 
  清早的医院忙碌开了,王主任带着一群医生来查房,问了主管医生、护士术前的准备情况。
 
  “柳媛,今天感觉怎样?昨晚有没有睡着?”王主任头发已花白,声音很是和蔼。
 
  “还好,睡了一会。”柳媛坐了起来,对着王主任说。
 
  “那就好,对自己要有信心,你看你老公,还有你老爸陪着你,还有我们这么多医生在,会没事的。”
 
  “嗯!”很显然,王主任的这句话很有效果,柳媛这次回答得底气十足。
 
  她提前一个多小时就被送进了手术室,进去时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6.
 
  “主任,血压只有80/40,心率130……”护士在旁边报着各种数值,等着下一步处理。
 
  “呼吸每分钟十次…”
 
  手术室就像战场一样,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几次。
 
  手术室外,柳媛的老公盯着手术室上的灯,三个小时没移开过,柳媛的爸爸在走廊里边走别念叨着,“孩子她妈,你实在是寂寞,就带走我吧,让孩子多活上几年…”
 
  小吴护士抱着本书走了过来,她刚刚下班,已经脱下工作服。
 
  “这是你老婆让我转交的,她说如果没能醒过来……但我看里面夹着信,就先给你了。”小吴护士拿出了书。
 
  信夹在书里,打开就看到了。是两封,一封上面写着妈妈收,信纸是普通的材料纸,一排简单的字写成了波浪形,看来她写字时视力已经下降得很严重了。
 
  信上面写着廖廖十多字,“妈,十几年不见,你这么想我了么?在那里等我啊!”
 
  7.
 
  眼泪滴到了纸上,他马上擦了擦,赶紧把底下另外一封拆开,字还是写得歪歪的,跟上封信一样。
 
  “老公,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很是不舍,不舍你、不舍咱爸、不舍女儿、还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太多太多的放不下。我妈很早就离开了我,只留下我和我爸,想着女儿现在也要经历这些,很痛心,也很无奈。希望你能找个女人,只要对你和咱们女儿好就行,长得丑点都没关系。嘻,最好比我丑点,这样你就能偶尔记起我,别太伤心哦!都说男人最希望升官、发财、死老婆,恭喜你完成了一件,嘻嘻。还有,记得有空了多带女儿看下我爸,那封信记得帮我烧了,这样让我妈别在那边一直等了。这本书我看完了,希望给我摆渡的人是我妈。”
 
  小吴护士坐在旁边想安慰,却不知要怎样开口,湿透了的信纸被她拿了过来,用纸巾擦了擦,擦着擦着,自己的泪又将信纸淋了一遍……
 
  8.
 
  柳媛站在荒原上,天茫茫一片,不见太阳。没有摆渡人,没有那渡船。
 
  她一直朝前走着,突然一阵胸闷,呼吸也快要接不上来。她朝四周看了看,没有恶鬼出来,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呼吸舒畅点了,她继续迈开了步伐。
 
  她彷佛听到了呼唤的声音,像在耳边,又像在远方,这些声音好熟悉,老公、爸、小吴护士、王主任、有时还能听到女儿的声音。
 
  她停下脚步,默默的听,有时还轻轻的应上一声。
 
  有一天,她睁开眼时,病房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那些呼唤过她的人都围在床边,一个个都喜笑颜开。
 
  王主任转过身对着柳媛的老公说,“她很坚强,几次危险都挺了过来,虽然说肿瘤是恶性的,但切得比较彻底,希望后期治疗顺利。”
 
  柳媛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暂时开不了口,但她在想着。
 
  “原来死后,外国的亡灵是靠摆渡人,中国人的鬼魂是靠黑白无常加孟婆汤。但生命中帮你摆渡的就是这些亲人,还有那些带着爱和善良的人们,然而,我懂了!”
 
  作者:壳_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