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那些貌似无趣的时光

  文/苏心

  这几天搬家,我把陈年旧物翻箱倒柜收拾了一遍,竟然翻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打开看,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是七年前的工作日志,有种穿越的感觉。

  我一直有写心情的习惯,就是心里有什么感悟都会随手写下来。但把本子从头翻到尾,只看到一句话:好累呀,想休假。

  本子里记录的全部是工作:某月某日,与韩国公司谈合资,起草合作协议;某月某日,青岛出差,谈项目;某月某日,公司拍宣传片,写文案……

  看完自己忍不住笑了,我那时的日子除了工作似乎没有别的了。连一段矫情的话都没有,有点不符合我这装文艺的风格,可那几年的时光我就是那样过来的。

  记得有一次去一家企业谈合作,和几位高管吃饭,其中一位老总调侃:“今天有秀色可餐,咱们一块儿喝点红酒,一醉方休。”

  我大煞风景地说:“对不起,我不会喝酒,还是说说下一步的合作吧。”

  那位老总一脸的哭笑不得:“不急,吃完饭再说。”

  我穷追不舍:“吃完饭我还要回去,明天还有事,咱们边吃边谈吧。”

  对方涵养很好,并未露出不悦之色,不过脸上分明写着一句话:这个人真无趣。一顿饭结束,我们已谈好所有的合作细节。

  那时的我,脑子里只装着两个字:工作、工作、工作……每天一早从家出发,在班车上就想好这一天该做哪些事,打哪些电话,起草哪些东西。晚上回来,已累得筋疲力尽,但躺着看书时,也在想白天的事,看看有没有不完善的地方。

  我并不是工作狂,这么拼,一部分原因是怕辜负了老板的信任,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不是一直被生活选择,而是可以有选择生活的机会。

  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岁月静好?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床,逛逛街,喝喝咖啡,和闺蜜约个午饭。可这一切,都需要有足够的资本来做底色。

  记得有一天,老公一脸怨念地说:“你好多天没正眼看过我了。”我有点吃惊,抬头认真看他,竟有种面容恍惚的感觉。我心里不禁一阵酸楚,是啊,都忘了上一次和老公拥抱的时间了。作为妻子,我实在有些过分;也只是一刹那的内疚,我转身又投入了工作……还好,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为了梦想风雨同行的人。

  去年冬天,我采访了刚刚从欧洲巡演回来的新疆歌手帕尔哈提。我问:“您这一路走来,最难的是什么时候?有过彷徨、寂寥、孤独、无助的时候吗?”

  电话那端,帕尔哈提的声音有些伤感,他说:“大约在十年前,我在酒吧里唱歌,当时酒吧的环境不太好,有的客人素质也很低,吵吵嚷嚷,摔摔打打,那一刻,我感到很伤心。每天对着一群不懂音乐的人唱歌,我感到对不起我的音乐,对不起我自己。我跑去超市,买了一堆吃的喝的,一个多月没有出门,躲在家里画画……”电话这端,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的心情,我懂得。

  在一个无人懂艺术的地方唱歌,他大概只能是一堵背景墙。可斯时斯世,他还没有说“不”的底气,除了坚持,并没有太多选择。

  那天,帕尔哈提还谈到他刚刚获得的一个奖项——荷兰“克劳斯亲王奖”,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我知道这个奖还是珍贵的,在颁奖现场——荷兰王宫里面,我唱了三首作品,非常荣幸。”

  他的声音里,有开心,有骄傲,有淡定——那种淡定,是终于抵达岸边的轻松。

  是啊,我们不是贾宝玉,不曾含着玉来到这个世间,不能生来就锦衣玉食。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必须要熬过那些无趣的日子。

  在追逐自己梦想的路上,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没有一蹴而就,甚至还很枯燥。但没有拼搏过的人生终究苍白,没有繁华过的平淡终究浅薄。很多人,都是在熬过很多年之后,才有资格获得自己喜欢的生活。

  回首过往,我满是感激。那几年,我做高管,当编辑,写专栏,每一次我都全力以赴,每一次我都踮起脚尖往上,往上……

  而正是那些貌似无趣的时光,才能成就安稳从容的生活。熬过那段时光,你会发现,曾经梦想的一切,命运正一件一件送给你。

  • 把时光浪费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
  • 时光不会辜负每一个平静努力的人
  • 成长,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珍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