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明天有多难,坚毅的你最安全
 
  1.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报名参加了一次学科竞赛。那是我参加过的唯一一次竞赛,对当时的我来说,自然也是第一次。
 
  紧张到不行。
 
  我从小就对自己没什么自信,更是发自内心的抗拒竞争。总觉着一旦局面是“差额”的,那么被淘汰掉的人,多半会是我。更准确的说,我莫名地缺乏一种安全感,即便破天荒地相信自己了,也会不相信除自身以外的所有因素,如:环境啦,公平性啦,突发状况的可能性啦,因果之间的差距啦,甚至还有……运气。如果有坏的万一,我一定会认为自己就是那万分之一。
 
  所以你可以想见,当时的我是多么的不安。
 
  担心,至于担心什么,不知道。
 
  这种情绪被母亲看到,她跟我说:明天不用去了,去了也白搭,耽误时间。
 
  被她这么一说,我反倒有点不服:这时候不应该鼓励我安慰我拥抱我吗?就算打击我,也不至于如此绝对吧,怎么就去了也白去呢?我就那么弱?
不管明天有多难,坚毅的你最安全
不管明天有多难,坚毅的你最安全
  母亲解释说:你实力不弱,心态弱,哪怕我三百六十度地用劝慰为你排除掉所有让你担心的点,但未来总是不能百分百覆盖全的,今晚把你哄得再开心,明天考场上,一个笔帽掉地上了,你都会觉得它影响你水平发挥,自然也就会发挥不好了,失败可以说是注定的。
 
  母亲的话说得蛮准确,可没用的,我抱怨着:道理我懂,可您自己也说了,未来总是不能百分百被预料全,这也就证明我永远存在着失败的可能,这简直是个误解的题,怎么办?
 
  2.
 
  当时的对话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印象当中,母亲仍是有话讲,可能限于文化水平的关系,意思表达不全。
 
  那天我抱着担心,迟迟地睡去。多年以后我发现,人生中会有无数个让人抱着担心入眠的夜晚。
 
  甚至,能入眠就不错了,真的遭逢一些对当时的自己来说,比较大的坎坷,真的是睡都睡不着。有相当长的一阶段,我都严重失眠。
 
  失眠的时光里,除了打算这盘算那,想想如果这样我该怎么办,如果某种情况发生,我就彻底玩完以外,还会许下一个又一个相同的愿望:少点事儿吧,少点问题吧,可不可以让明天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和考虑,没有这样那样的压力,在理想状态下运行,一切的结果都确定一点,再确定一点。
 
  《套中人》的主人公有句经典的自言自语: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那也一度是我的口头禅。
 
  除此以外,我还有一句更加简短的话经常会对自己说,那就是:完。
 
  你知道,生活的剧本是天才设计,大小意外永远普遍性地发生,于是这个“完”也就被我说过千万遍。
 
  就连因为担心到失眠的时候,我都不会放过这个担心的机会,进而对自己说:完,你又要失眠了,明天的你可能会从一开始就输在了睡眠起跑线……
 
  3.
 
  把状况描述得这么严重,可能有些读者都会替我担心:那现在呢,现在这个烦恼被根除了吗?一切是否彻底好了起来?
 
  很遗憾,并没有;但同时也很欣慰:一切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局面表面上会有起伏,但已得到根本性的扭转。
 
  这句有点矛盾的话前后都是真实的。
 
  第一、到目前为止,我也做不到能准确预估出明天,哪怕多么有利的局面,我也无法百分百确定它不会被我搞砸。未来的日子是否顺风顺水,一切如愿,就更甭提了。
 
  第二、很多事情我还是会考虑,还是会担心,我仍会为一些不确定的东西,感到不安。
 
  第三、仍然偶尔失眠。
 
  那这怎么能说是得到根本性的扭转了呢?这一点,我也是渐渐才发现。
 
  你肯定好奇,我是得到了什么高人指点,才让情况好了起来。坦诚讲,确实有高人存在,这个高人就是生活。
 
  我不想讲我经历过哪些苦难,它们在今天看起来着实不值得拿出来聊,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么多年,每当我为生活的大事小事,各种矛盾焦虑不安的时候,生活从没对我手下留情过。甚至是:我这边烦恼得越严重,它那头越来劲,两相撕扯到极点,生活会使出全力,祭出一套招招致命的组合拳。
 
  那在那些麻烦最多的“极点”来临的阶段,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清楚,它自己就过来了。难不难?难啊,苦不苦呢,苦啊,那怎么应对这些苦难的呢?真不知道,也好像没怎么应对过,真的是就迷迷糊糊的过来了。现在想起这些总会想到一句话:蚊子多了不怕咬。
 
  可能胜利也就胜利在这句话上了吧,因为最难的时候,矛盾面简直太多了,多到愁都愁不过来的程度,如果在这上面花时间,我甚至会吃不上饭。
 
  也正是那段日子,给了我一些没经历过会觉得平谈无奇,经历过就会重重点头的人生经验:
 
  第一、问题永远存在,且,你永远预料不到任何结果的好坏;但这无伤大雅,因为所有人面临的情况跟你都差不太多,你需要做的并非是排除掉所有坏的可能,而是在所有人当中,做面对坏的可能性时,表现得比较好的,一部分群体。
 
  第二、焦虑不会让事情有任何正向的改变,它的作用都抵不上面对问题时闭闭眼或洗把脸,所以无论情况多么糟糕,提醒自己,什么都能带你走出这片沼泽,哪怕是单纯的交给时间。唯独焦虑不能。并且比焦虑更可怕的是,对于焦虑的焦虑。
 
  第三、矛盾是消灭不完的,但它也不需要被消灭干净。每个人赶路的人都背着着大大小小的不确定性炸弹,炸弹先炸还是你会先到终点?这个问题不值得浪费时间去考虑,最明智的做法是忘掉这码事,全神贯注地踩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第四、没有任何一条路是绝对安全的,没有任何一种真空理想的状况存在,最安全的情况,并非是危机很少,面对危机沉着冷静且不被束缚行动力的你,本身就是最大的安全。
 
  第五、任何人的所有第一次,都不太好看。任何人在面对问题时,迈出的前几步,都一定会踉跄不堪。但同样确定的是:多难的情况都能过得去,只要是跟人有关的问题都能被人正常的解决,唯一的差别只在于是一点一点地过去,还是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点,再一点。
 
  4.
 
  前些天,与好友吃饭,聊起昔日的大学生活与同窗。我们发现了一个神奇的规律:第一,毕业后的前两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过得蛮狼狈;第二,从狼狈过渡到相对平稳,正常运行,这个时间段,几乎百分之百的人,只需要认真地过上两三年。也不需要太高超的能力与多完美的周边因素加持,无非就一条,稍微用心一点。
 
  前几天,跟母亲通话,她提到家乡邻村的某个姑娘,嫁人了。大惊,她各方面条件那么好,很难想象得是什么样的小伙才能娶到她,结果发现,就是一正常普通人,唯一不普通的是,该小伙比较有耐心,断断续续地追了姑娘好几年。我听着有点不服:很明显胜之不武啊,感觉还是配不上。母亲笑了:心态就是实力的一种体现,小伙估计也是算计好了,你总要嫁人的,凭啥就不能是我呢。就像你中学的那次竞赛,虽然题目是历届最难,大伙分数都不高,但奖项也不能空着,你不就得了个一等么。
 
  今天清晨,一位读者朋友问我:韩大爷,写文章这么不确定的事,怎么被你做得这么好,两百多篇文章,你是怎么坚持下来,走到今天的?我被问的一愣,心想真的也没怎么坚持,便回复道:用心地打一个字,再打一个字,一句一句地写,然后就出来了一篇又一篇。
 
  作者:韩大爷的杂货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