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张爱玲
 
  临睡之前我选择了听丁薇的歌。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深夜里倾听丁薇那空灵、嘹亮、自由的声音。“假如你不在我身旁,我的世界会是怎样?就像那河流静静流淌,我的爱它失去了方向……”歌声里我听到了静谧又汹涌、冷静而惶恐,渴望拥有却又心如死灰,黑暗绝望里却又透出一丝光亮。
 
  这是丁薇为电视剧《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创作的片头曲《普希金》,歌词中有普希金对爱情、自由与理想的赞美和追求,同时也包裹着现实中复杂的人性与欲望,世俗的荒谬与残酷,以及对一个时代那些身不由己的灵魂的拷问。丁薇用她那另类的流行灰暗气质与普希金诗歌的光明的能量在寂静中相遇,碰撞,产生出不同的火光,沮丧、颓废中叫人深思,又让人觉醒。
 
  昨日,有朋友因申请签约没有被通过不免让他情绪低落。朋友的文章确实写得不错,有些甚至写得比签约作者还好。有没有被通过,这其实有很多因素,既然申请了,没有被通过,自然会有一些不快。大家都在鼓励和安慰他。可喜的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消极对待。
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今日有朋友来坐,聊天中诉说了她最近因为女儿找对象的事烦恼不已。先是女儿找了异地的对象,他们不同意。如今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本地的,却因为对方没有工作,学历不高,家庭条件又不好而懊悔不已。想再次让女儿放弃又怕伤害了女儿的感情,正不知如何是好。
 
  生活中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折磨人的事时常发生。在当时的状态下我们总会倍感沮丧和懊恼,但这只是短暂的磨难,也许前方还有更深更长的磨难在等着我们。这大概就是我们一出生便啼哭的原因吧。
 
  就说我这十几年来反反复复发作的胃病,离死还有些远,却偏偏时不时的痛几回,一痛起来便吃不好、睡不好,很多人劝我去医院彻底检查。我知道,其实慢性胃炎或胃溃疡检查后的结果也是如此这般地治疗,关键在于能不能坚持吃药、规范治疗。
 
  偏偏这胃病就是一位矫情又爱发脾气的公主。她心情不好时,你呵护她几次,吃些药也就好转了,所以往往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其实根本没有彻底治疗好这公主脾气,因此她时不时又会犯起老毛病来。我常常和家人开玩笑说,我真希望哪天胃穿孔了,折腾点更大的事来,便可以去医院规范治疗一回,免得如此这般受磨难。
 
  张爱玲说她也最怕死亡。毕竟生命是短暂的,谁不会怕死?纵然这世间有再多折磨人的事,我们依然渴望着苟且偷生。张爱玲的一生便是受尽了磨难的一生。
 
  她出身于贵族家庭,才华非凡,但性情怪僻。她的母亲对她冷淡疏远,父亲昏庸无能,继母又常常诬陷和虐待她,所有这些都让她感觉到“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尽管她曾发誓“要穿最别致的衣服周游世界”,但她只能穿着继母的旧棉袍,“穿不完得穿着,就像浑身都长了冻疮,冬天都过去了,还留着冻疮的疤”。这何尝不是最挥不去的磨难?
 
  张爱玲遇到了胡兰成,便写下了那句家喻户晓的名言:“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从尘埃里开出的花终究还是凋谢了。她说:“生命是残酷的。看到我们缩小又缩小的、怯怯的愿望,我总觉得有无限的惨伤。”
 
  尽管张爱玲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情感不是千疮百孔的”,但她还是执着地追求着一份完整的感情。只是她与胡兰成的感情最终还是在痛定思痛中分手了。但她认为:“不爱是一生的遗憾,爱是一生的磨难。”所以后来她又在美国结了一次婚,但年龄差距和身体状况的差异,想来这一次婚姻也并不完美。
 
  “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想来磨难也不是痛苦,也不是怀念,而是活着要经历的一部分。1995年9月8日,张爱玲一个人在纽约的公寓孤独地离去。赶巧的是,这天恰逢是中国的团圆节日中秋佳节。
 
  此时,丁薇的歌声再次在耳边响起:“假如我不曾为你悲伤,就不用原谅不用失望,不用再一次到处流浪,像这河水一样流向远方。回忆是冲不淡的时光,我还在一样的渴望,陪你踏上飞驰的列车,追随这粼粼的波光……”
 
  生活中总会遇见长长短短的磨难,然这毕竟只是短暂人生行走轨迹中的一些小插曲,不管当初遇到时有多艰难,当我们老了,回忆当初,也许温暖,也许悲凉,不过是一句话或一盏茶的时间。
 
  如同朝代的更迭,自然界的灾难,它们只是历史长河中一次次历经的沧桑。因此,人生短暂,何惧磨难?开心面对一切悲喜,淡然面对一切得失。请相信,冬日里的严寒在明日的太阳里定会慢慢消散。
 
  作者:木头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