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么穷,怎么能给你幸福
 
  01
 
  窗外的北风呼啸不止,路旁的树木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在风中来回摇摆。
 
  “呦,薇薇,两年不见,长得越来越漂亮了。”陈亮斜眼觑着我的脸,咧开嘴笑着。
 
  我将目光收回到桌上,不自然地笑了笑。
 
  “想吃什么随便点。”陈亮递过菜单,做了个很潇洒的动作。
 
  “随便什么都可以的。”我没有打开菜单,低着头淡淡地说道。
 
  “那就让他们把这里的招牌菜端上来。在北京待久了,怕是连家乡的口味都不记得了吧。”陈亮依旧乐呵呵地对着我傻笑。
 
  “亮哥,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次前来,实在是碍于小姨的面子。”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啊,呃,是吗?”陈亮的眼睛已经看不见跳动的火苗,可脸上依旧保持着尴尬的微笑。
 
  “听婶婶说,你和他在一起受了好多苦,为什么还执迷不悟呢?至少,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幸福。”陈亮叹了口气,默默为我添上饮料。
 
  我笑着摇了摇头,看窗外一片枯叶在风中飘飘荡荡,随风远逝。
他那么穷,怎么能给你幸福?
他那么穷,怎么能给你幸福?
  02
 
  大学里,每天除了上课、兼职,我把其他的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图书馆。
 
  我最喜欢的位置是三楼靠窗的那个角落。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桌面上,斑驳了午后无聊的时光,晃动着青春斑斓的向往。
 
  图书馆的座位是由两张大桌子拼在一起的,中间由一道竖起的矮矮的屏风隔开。
 
  不知何时发现,每次抬头,映入眼帘的都是同一张脸。有时低头注目书本,有时抬头眺望远方,有时候四目相对,彼此相视一笑,便低下头继续翻动书页。
 
  虽然从未说过一句话,但几乎每日相见,心里便早已默认彼此熟识。
 
  那日黄昏,晚霞染红了半边天际。
 
  我发现你最近在看三毛的书,你很喜欢她吗?我正盯着书上的插画发呆,他递过来一张小小的纸条。
 
  我抬头,看到他微笑的脸庞,在霞光下微微泛红。
 
  我含笑点头,指给他看三毛和荷西相拥在撒哈拉的图片。
 
  我们依旧每天在图书馆面对而坐,有时也会一起去饭堂吃饭,夜晚在昏暗的路灯下散步。
 
  我们交谈的内容越来越多,从电影到生活,从音乐到文学,有时候在操场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错过了饭点,只好用泡面充饥。
 
  秋风愈吹愈凉,我们之间也越来越熟悉。有时候就这样并肩走着,不说话,却感到内心充实异常,心照不宣。
 
  “看,天气越来越冷了,也不知道多加件衣裳。”他看着在秋风中蜷缩成一团的我,轻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我的肩上。
 
  “这,你该要着凉了。”我红了脸,低声细语。
 
  “从小就在风里长大,这点凉,算得了什么。”他笑着,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
 
  外衣上夹杂着他的体温,还有他身体的气息,我觉得双颊发烫,沉默不语,只是低着头微笑。
 
  黎洛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我也是。我们很少去看电影,或是逛商场。除了学习与生活,我们不是去兼职,就是在去兼职的路上。
 
  北方的冬天好漫长,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穿着单薄的棉衣的我们,挤在拥堵的地铁里,期望着目的地不要这么快到达,因为我们不想舍弃一天的凄寒之后那片刻的温暖。
 
  圣诞节那天,雪下得好大,白雪为大地披上了件棉衣,黎洛为我戴上了一条围巾。
 
  “我想让你在以后的冬天里都不会为严寒而发愁,我想让你在今后的每一天里都被温暖所环绕。鲜花,贺卡那些东西都太虚无,我想给你的,是实实在在的爱情。”他握着我的手,双颊在寒风中红成一团烈火。
 
  我看着他的脸微笑,吻去落在他唇上的晶莹的雪花。
 
  现在想起来,我们的恋爱方式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别的情侣携手在花园甜言蜜语的时候,我们在路旁发传单。别的情侣在旅途中相拥接吻的时候,我们在超市做促销。别的情侣在小酒馆痛饮甚欢的时候,我们忙着为明天的家教备课。
 
  当时每日匆忙,甚至从未想过,这样看似枯燥无味的爱恋,到底算不算爱情。如今想来,那些日子,竟是一生中最难忘,最甜美的时光。
 
  03
 
  “薇薇,我想去北京闯一闯,你愿意和我一起吗?”快毕业时,黎洛挽着我的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好呀,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我笑着依偎在他的怀里,看天上的星星在夜幕中闪烁个不停。
 
  北京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未来也不如我们幻想中的那样一片光明。
 
  毕业于二线城市的普通学校的我们,在北京,连一个容身之所都找不到。
 
  “我只是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没想到却要你跟着我一起受苦。”在阴暗狭小的地下室里,黎洛抱着我,一脸愧疚。
 
  “好多人的成功,都是从地下室开始的,相信我们也是这样。”我笑着安慰他,也是安慰自己。
 
  刚入职的工资少得可怜,房租,交通,吃饭,水电,一个月下来,两个人的薪水刚刚满足基本生活。
 
  “薇薇啊,女孩子家的,解决终身大事才是关键。你可要多操点心,我也多给你留意留意。”
 
  母亲的话里满是关切,我一愣,对着电话缓缓说道:“妈,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不要操心了。”
 
  “这事怎么能瞒着我们呢?过年一定要带回来看看。”母亲的语气里有一丝兴奋,但更多的是不放心。
 
  饭桌上,母亲殷勤地给黎洛夹着菜,父亲也是笑意盈盈,不住点头。
 
  “这孩子,长的也不错,人也有礼貌。”母亲笑着向父亲低语。
 
  “嗯,听说在北京生活不容易,不知你们现在怎么样?”父亲盯着碗里的饭,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们现在还住在地下室,生活也很窘迫,但您要相信,我一定会给薇薇幸福的。”
 
  “地下室?你要我闺女跟你挤在地下室,还说要给她幸福?”父亲铁青了脸,摔碗而去。
 
  黎洛呆在那里,看着父亲转身离去的背影。
 
  “孩子,和他在一起,你只有吃苦的份儿。”母亲握着我的手,叹气连连。我还是不顾父母的阻拦,奔向了有他在的那个冰冷的城市。
 
  04
 
  和黎洛同居一室,可每天相见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怎么会每天都加班到这么晚呢?”看着他憔悴的面容,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只要有了业绩,就可以升职,只有升职,才会涨工资。”他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躺在了床上,不久就只能听到呼吸声在寂静的小屋里回荡。
 
  “明天是中秋,我们在家里好好地吃顿饭。”我接过他手中的文件,含笑说道。
 
  “看情形吧,明天的任务还很繁重。”
 
  我没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干脆,不假思索。
 
  “在你的眼中,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情吗?”我抑制不住从眼中溢出的泪水。
 
  我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他的头埋在枕头里,或许是睡着了。
 
  地下室里的中秋,自然是看不到月亮的。我守着一桌子菜,坐在漆黑的小屋里发呆。
 
  “回来了。”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我连忙起身,笑脸相迎。
 
  “等了你好久,菜都凉了,我去热一热。”我接过他的衣服,手忙脚乱。
 
  “都说过不用等我的。”他坐在床边,翻着带回来的文件。
 
  我默然无语,吃着做了一晚上的菜,味同嚼蜡。
 
  不知为何,如今和黎洛朝夕相处,却早已没有了之前那种心跳的感觉。每晚仍旧坐在凄冷的地下室里等待他的归来,可听到脚步声时,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欣喜迫切。
 
  “不用送了,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多少次,还怕找不着?”过年回家前,我笑着对他说。
 
  “好,那你注意安全。”他亲吻我的额头后,依旧忙他的工作。
 
  我拉着行李,走在呼啸的北风中,内心一片阴冷。
 
  05
 
  陈亮是小姨的侄子,自我回来之后,她便不停地在母亲面前提起他。
 
  “你不知道啊,他又高又帅,又懂事又体贴人,年纪轻轻就在西安开了好几家连锁店,不知比那个穷小子好上多少倍。”
 
  父母似乎对陈亮都很满意,小姨又盛情难却,不得已,我只好答应与陈亮相见。
 
  看到黎洛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黎洛的头上落满了雪,脸颊通红,面容憔悴,一双眼睛写尽了沧桑。
 
  “薇薇,你说过要和我一世相随的。”黎洛拉着我的手,声音颤抖着。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竟有一丝慌乱。
 
  “我目前能买得起的只有这个,我们结婚那一天,我一定为你买一颗好大好大的钻戒,就像你的眼睛那么大。”黎洛打开手中的盒子,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金色的戒指。
 
  我抱着他,蹭着他冰凉的脸,泪眼模糊。
 
  “我以为,在你的心里只有工作,早已把我丢在了某个角落。”
 
  “傻瓜,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主任说,明年开春,他就会提拔我,到时候有了时间,我一定天天陪着你。”他抚摸着我的头发,声音激动地有些颤抖。
 
  “好,好。”我笑着,泪水一滴滴落在他的肩上。
 
  他的怀抱还是那样温暖,一如既往。
 
  母亲在一旁擦着眼泪,低声说道:“我告诉他你已经订婚了,本想让他就此死心,没想到他竟这么大老远地赶了来。”
 
  父亲在一旁沉默着,没有说话。
 
  晚饭吃得很是压抑,大家都在看父亲的脸色,我也琢磨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我也知道,想要在北京买一套房子,比登天还难,可至少,你不能再让薇薇住在地下室。”半晌,父亲开口道。
 
  “那是自然,这一年来我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能给薇薇更好的生活。明年春天,我一定让薇薇搬出地下室。”黎洛看着父亲,尽力抑制住自己的兴奋。
 
  父亲点点头,向黎洛的碗里夹菜:“看得出来,你比之前瘦了好多。我相信,你一定会给薇薇幸福的。”
 
  黎洛笑着,点头如捣蒜。
 
  屋外的雪越落越厚,我忽然想起那个圣诞节,我们也是紧紧相拥,在冰天雪地里感受着彼此的温暖。
 
  作者:慕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