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鹤仙

  吴文英

  晴丝牵绪乱,
  对沧江斜日,
  花飞人远。
  垂杨暗吴苑,
  正旗亭烟冷,
  河桥风暖。
  兰情蕙盼,
  惹相思春根酒畔。
  又争知吟骨萦消,
  渐把旧衫重剪。

  凄断流红千浪,
  缺月孤楼,
  总难留燕。
  歌尘凝扇,
  待凭信,
  拼分钿。
  试挑灯欲写,
  还依不忍,
  笺幅偷和泪卷。
  寄残云剩雨蓬莱,
  也应梦见。

  赏析

  此词为作者重访苏州,追怀苏州姬妾之作。上片触景伤情。“晴丝”三句写晴日缭乱的游丝惹人愁绪纷繁,为何呢?昔日伴我暮春游赏的情侣——苏州姬妾,已随着飘飞的落花而远去,流露出对昔日离异苏州姬妾的追悔和怅恨。“垂杨”五句展现了一幅垂柳浓阴,烟冷风暖,寒食清明时节,姑苏城吴王宫苑,酒楼河桥远近相映的暮春景观。“惹相思”三字勾连今昔,词人所写之景既是眼前的现景,也是记忆中的昔日与苏州姬妾游赏之景,因而构成今昔景物的叠映。“又争知”二句倾诉相思苦恨,自己吟咏诗词寄托情怀,以至形销骨瘦,春衫肥大,传达出“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眷恋和悲怆。下片辞意顿折,设想离异后苏州姬妾对自己的种种相思痛楚。最后“寄残云”二句写苏州姬妾欲将离异后仍保存在内心的被遗弃的一份情爱,寄向当年欢会眷爱的蓬莱仙境,心知现实已无可能,遂幻想在梦中能重温昔日蓬莱仙境的仙侣欢爱!“也应梦见”以虚设之笔收束全词,愈见凄苦无奈。

  • 宋词三百首
  • 陆淞:瑞鹤仙
  • 陆睿:瑞鹤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