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职场中,我们就活该没有存在感吗?
 
  最近看完中国有嘻哈,就很想谈这个话题,是因为Hiphopman欧阳靖。
 
  大家应该知道美国的饶舌界几乎长期被黑人统治,连白人都很少有机会出头,亚裔就更是完全没有存在感。
 
  因为这种音乐本身很强的攻击性和常拿种族说事的特质,看完欧阳靖的几段早期视频后,想到那些年他一个人在地下场昂头斗过的一轮轮battle, 佩服不已。
 
  你现在或者将来所在的职场上,应该很难比欧阳靖当年刷存在感还要难吧?
 
  视线拉回职场。关于种族,这仍然是一个有点尖锐,但似乎又无法回避的问题。
 
  这些年接触到不少在海外工作的留学生。他们从学校到职场,费了好大劲完成了人生的跃迁,却面临一个更为尴尬的局面:中国公司不想去,纯西人的公司进去后仿佛又很难出头和被重用。
 
  的确如此,形式很严峻。公司每往上一层,华裔比例就会骤减好几倍。否认这种系统性的低存在感,显然不是傻就是装糊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看似彬彬有礼的资本主义江湖,其实却暗藏最多的杀器。
在国外职场中,我们就活该没有存在感吗?
在国外职场中,我们就活该没有存在感吗?
  最常见的便是偏见(Prejudice)和刻板印象(stereotype),以及人人知晓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甚至是为华人量身定制的「竹子天花板」。
 
  我们的典型形象包括:勤奋、聪明、数学超强、安静、不善社交、老好人、息事宁人、任劳任怨。
 
  而你似乎很难看到一个挥斥方遒、一呼百应,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华人。
 
  我举几个例子:
 
  某位学生告诉我,他在公司例会的时候,所有的发言都会被一带而过,也从来没有人会主动问他的意见。
 
  连续几年的优异表现,每年都会因为各种生硬的原因没有得到重用。相反一些表现平庸的同事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升职。
 
  一直被加班,却很少被赞赏,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但开宗明义,我不喜欢把国人在海外所遭遇的一切不公都简单的归咎于种族歧视,我接下来所谈的内容和歧视没有任何关系。
 
  同样,我也觉得只会抱怨不给对策的都是典型的受害者心态,比如以下几个:
 
  「因为我们英文不够好,所以吃亏」
 
  「因为印度人只会拍马屁和抢功劳」
 
  「因为公司的华裔前辈不好,没有互帮互助」
 
  其实我也一样。从一个坐在座位上一天也不会有人和我说话的实习生,到说笑话开始有人听的部门主管再到现在独当一面的副总裁,一路走来似乎刷出了一些存在感。
 
  回想起来,磕磕碰碰,学习曲线很陡峭,也几乎是一直在被推着前行。
 
  于是我用自己的故事,建立了一个三步进阶模型。和大家分享一下如何从0 到1的建立职场存在感,实现跃迁,并且赢得应有的奖赏和尊重。
 
  1 靠谱是大前提
 
  靠谱几乎是这个时代我们对一个人的最高评价了,英文应该约等于Reliable. 它包含信任、言出必行、脚踏实地、稳定等等数不清的特质。
 
  这一点在西方职场中一样适用。凡事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的人,在哪里都是稀缺品。
 
  在我这么多年的职场生涯中,真正能让我觉得靠谱的人,少之又少。
 
  我刚入职场的时候,公司规定每个顾问每天需要至少完成10个候选人的面试。而本地员工比较松散,绝大部分都做不到长期维持在这个水平。我当时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不管多晚都要做完这10个面试才回家,并且每份面试笔记都要写的非常详细。
 
  差不多几个月下来,我就已经成了公司里贡献最稳定的顾问了,甚至周会考核的时候都会直接跳过我,有了特别好的case经理也会第一个想到我。
 
  老虎伍兹的每一次挥杆都能做到分毫不差,霍洛维茨弹奏的每一首「第五钢琴协奏曲」都如出一辙,就连阿尔法狗下出的每一步棋都被反复推演。
 
  曾经我问过我的高尔夫球教练:专业的选手和业余的选手有时候也差不了几杆嘛,他们的最大区别在哪里呢?
 
  教练回答我:「你仔细观察一下,业余选手打了一个好球就会沾沾自喜,没打好一个球又会垂头丧气。而高手的发挥总是稳定的,结果是可预期的,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差别。」
 
  因为做事靠谱,所以值得别人信赖。因为结果可预期,所以别人能放心的把活交给你。这就是菜鸟和专业的最大区别。
 
  驰骋江湖的第一步,是要先在江湖站稳。
 
  2 找到你的利基
 
  利基是英文单词Niche的音译,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单词,常用来指商业世界中一个细分而又有利可图的市场。比如这几年国内很火的牛油果市场,某个很小众的服饰品牌等等。
 
  用到人的身上,这就是你有而别人没有的独特的技能,我将之称之为职场利基。
 
  初入职场的我曾经有过沮丧期,因为我抛弃了自己的科班专业去做了另外一个行业,一个我没有任何优势和利基的领域。
 
  于是那一两年我不停的探索和学习,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利基,一个我比其他人做的都要好很多很多的技能,最终我找到了突破口。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教育公司担任人力资源经理的职位,公司处于快速发展期,几乎每个季度都有大项目上马。而初期仅仅作为会议参与者的我很快就发现公司的一些创始人在做项目管理和前期规划的时候明显缺乏逻辑性和项目管理思维。
 
  而我当时恰好在学习PMP课程(美国项目管理协会),加上又是典型的工科背景,比较清楚一个项目从0到1应该如何启动、规划和实施,以及如何利用金字塔思维做风险分析。
 
  于是在一次偶然的会议中,我开始现场利用思维导图构建出了一个项目的团队模型和任务分解框架,一面讲一面开始主导起会议,所有的人都在跟着我的节奏思考。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好几个平时很少会和我说话的高管,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知道自己打响了在这个公司的第一炮。
 
  从此以后,公司大大小小的项目几乎都有我的深度参与,并且利用思维导图搭建项目初期框架的习惯也成了公司的惯例。这里面,自然我的存在感就越来越高。
 
  PMP的知识,以及对思维导图的熟练使用,就是我当时获得这个突破口的利基。
 
  而围绕着你的利基,逐渐的你就会在公司内部建立起你的护城河和你的品牌,最终让别人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如何获取利基?这取决于平时的积累,更取决于你对过往能力的萃取。
 
  或许你过往已经有了一些可迁移的技能,只是你还没意识到如何将它们萃取到当下的工作中。
 
  或许你开始发现自己PPT做的比公司里其他人做的都要好,或许你意识到自己对某个行业有着强于他人的深刻理解。甚至,会说中文本身也能成为你的利基。
 
  驰骋江湖的第二步,是要拥有一骑绝尘、非你不可的独门利器。
 
  你找到自己的利基了吗?
 
  3 忘掉「温良恭俭让」
 
  忠孝礼义廉,温良恭俭让。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自我修行的强调远甩西方社会好几百条街。
 
  但如果你把这些品德全部带到西方职场中,很不幸,你会死的很惨。
 
  还是发生在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每年公司都会选一些表现很好的顾问去欧洲总部参加培训和嘉奖。第一年我没有被选上,当时虽然我已经达标了,但因为资历还浅又是新人,于是觉得也是合理。
 
  第二年,我业绩更好了,但仍然没有被选上,反则是公司里业绩远远不如我而只是和CEO私交比较好的一个女生中了,事后还跑来和我炫耀。
 
  但既不知该如何质问我的老板,又担心会和女同事把关系弄僵。憋了几天的气,我最后还是选择了「温」和「让」。
 
  过了一段时间,公司里要采购一个招聘管理的软件系统,恰好我和这个女生被安排负责项目牵头。她非常先入为主的预订了一个全公司的会议,准备和大家介绍她选择的这款软件有多好。
 
  而在我看来,那款软件更偏销售管理系统,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整体业务需求,并且使用界面很不友好。而我花了几天时间,和各部门探讨以了解他们的需求,最终似乎找到了一款能让所有人满意的软件。
 
  于是,我决定在她做完PPT演示之后当场表示反对,并且提出我的这个方案。这在以前的我看来,可以说是非常的不「温良恭俭让」了,妥妥的打脸。
 
  于是在她说完之后,我紧跟着抛出了一句:This looks great, but Imight have a better solution here. Do you guys want to hear about it?(这个看起来不错,但我可能有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你们想听一听吗?)
 
  最后打脸成功:我的方案得到了更广泛的支持。原因也很简单,我已经和所有的stakeholder谈过了,他们的每一个需求都有被满足。
 
  那次之后,我渐渐的懂得了如何在适当的时机挑战别人的意见。从不喝咖啡的我,没事也会和不同部门的人一起下楼买个咖啡,只为了和他们建立更多的工作以外的信任感和存在感。
 
  甚至最后可以变得像老司机一样,在会议中没话找话,甚至还来回踱步问别人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渐渐地也就塑造出了自己的领导气质。
 
  没错,儒家的一套准则会帮助我们塑造更好的私底下的自己。但如果想在海外职场中不断突破,你需要学会摆脱这套准则的束缚。
 
  而且相信我,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凌厉和英勇而疏远你,你只会得到更多的信赖和尊重。
 
  我主张该热不要温,该狠不要良,该硬不要恭,该奢不要俭,该抢不要让。
 
  驰骋江湖的最后一步,是站稳脚跟找到利基后,在关键时候的step out.
 
  西蒙时刻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雨果说过,让自己的内心藏着一条巨龙,既是一种苦刑,也是一种乐趣。
 
  如果你尚且因为在公司里没有影响力和存在感而焦虑。不用着急,每个人都会经历从默默无闻到初露锋芒再到大放异彩的岁月。
 
  你找到自己的那条巨龙了吗?
 
  文/西蒙哥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