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入5万,可是我好穷
 
  最近好穷啊,真羡慕你,不用还房贷。”
 
  说这话的人,是我一位27岁已婚女老师朋友,月入1.5万+,老公月入3万+,工体边上一套房,每月收租7K+,父母有工作无需赡养。
 
  what?羡慕我?可我根本连首付都付不起啊。
 
  炫富成为贬义词后,哭穷就成了交际新常态,不管聊什么话题都能扯到没钱上来。
 
  月入5万还习惯性哭穷的人,到底是什么心理?
 
  1
 
  “好穷哦,上周又买了两个香奈儿,不过我那个爱马仕的包什么时候才能背起来。”
 
  哭穷的人,真心不穷。
 
  嘴上哭穷,行为上却不断在向你证明“过得还不错”,甚至“过得比你们都富有”,其实是哭穷式炫富。
我月入5万,可是我好穷
我月入5万,可是我好穷
  一个写手朋友前几天在朋友圈抱怨:
 
  早上收到信用卡账单提醒,9月份竟然要还18万,吓坏了,打客服电话去问:“我虽然记性不好,但像我这么节约的人,肯定没有消费这么多钱啊,你们帮我查下,是不是被盗刷了?”
 
  “先生,您看到金额前面有个减号么,你不是欠款18万,是里面有18万存款,应该是您之前还多了。”
 
  说没钱付房租的人,可能住着比你月薪还贵的房子;说没钱还信用卡的人,可能一个月能花掉你一年的收入。
 
  知乎上有朋友分享:
 
  “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哥们,家里五六台车(奥迪到玛莎不同档次皆有),房产加起来几千万,手头现金股票理财据他自己说也有近千万的样子。出去玩都是半岛文华这个层次的酒店,吃饭随便都是人均五百以上的水平。但是,他也时不时跟我们说他没钱,很担忧自己的未来。
 
  一开始我们这些资产不到他千分之一的人觉得他变相炫富,后来才发现,他身边都是跟他家境差不多的以及更好的官富二代。”
 
  很多年前有一个调查,45%的党政干部、55%的知识分子、58%的职场白领都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
 
  有时候不是别人哭穷,而且你根本看不到他们那个层次的“穷”。他觉得自己穷,你觉得他是哭穷,可能只是因为你们不在一个阶层,连穷都没穷到一个层次上。
 
  2
 
  “我也爱哭穷,可能是打心底里不够自信,不论挣多少钱都不觉得富有,不能把生活在有限的条件里规划的更好。”
 
  最近作者圈里持续在发酵青年贫困这个“全球性现象”:
 
  有说国家统计局发现,从2005年到2015年,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增长232%,而城镇职工平均月薪增长338%。有说英国卫报发现,在英、美等几个经济体中,年轻人的收入增速远低于国民收入的增速。
 
  我有个做体育编辑的朋友,毕业起薪1万+,他的日常就是巴西美国迪拜不停切换,却总在说,“别看我一直在浪,其实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只吃兰州拉面,真的好穷”。
 
  年轻人不是真穷,只是变得学会哭穷。他们的欲望膨胀速度远超挣钱速度,没有父辈的风险意识和对金钱的敏感,没有预算,没有计划,进而是对支出的失控。
 
  相比青年们持续在交的虚荣税,新中产的精力则更关注在社会和国家的宏观问题上,只不过他们同样在哭穷。
 
  根据智联招聘《新中产:消费升级的新群体》报告发现,还贷、购物、子女教育占据中产日常开销的前三名。
 
  在多个社会热词中,新锐中产最关心通货膨胀,他们非常担心个人资产缩水与个人价值倒退所引起的个人阶层回落。中产次要关注的问题是食品安全和房产限购,尤其是在一线城市拥有一套房产能够给予中产极大的安全感,进而稳固自己的中产地位。
 
  月薪一万早餐只敢吃地铁口煎饼果子,月薪2万才敢谈恋爱,月薪3万撑不起一个孩子都暑假,月薪5万两房一车才敢结婚。
 
  哭穷的人哭的不是没钱,而是没安全感。
 
  3
 
  “贫困阶层的呼喊,被都市白领顾影自怜的呻吟掩盖。”
 
  有些人哭穷,是打探别人生活状况的一种方式,以此来获取自己内心的安全感。这种心态来自于根深蒂固的攀比,他们伪装自己,以让自己的财产不受丝毫潜在损失。
 
  《欢乐颂》里樊胜美的妈妈,就是典型爱哭穷的人。她习惯于对所有的亲戚朋友哭穷,只是为了便于占小便宜。而等到樊胜美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时,又将哭穷的矛头指向她,无止境地索取。
 
  有读者在后台留言:
 
  我是青岛人,独生子,农村孩子,乐天派,在三线小城市工作,月薪1.5万左右,资深伪驴,在朋友眼里我是浪子,整天吃喝玩,就想上天去,与太阳肩并肩。去年年底在青岛买房,本来预计今年还完钱,攒钱买车,还能接着浪,计划过年去趟斯里兰卡,明年辞职去印度,重走川藏线,穿越新藏线。
 
  但是渐渐我发现我没有资格。
 
  8月时父亲肝癌晚期住院,五天时间花了4万多,而且还在继续。 我可以浪,但是家里出事我有能力去处理吗?没有,我甚至最基本的钱都拿不出来。有时候奋斗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一份责任,希望在事情发生时能够肩负起家庭的责任。”
 
  真正的穷人都是咽着泪水下饭,又不说一句抱怨的,因为钱已经触及了他们的自尊底线。哭穷的人,往往会丧失对自己的要求,而那些吃着眼泪拌饭砥砺前行的人,从不说自己苦。
 
  有些人试图用哭穷这种笨拙的方式来和物质条件稍差的朋友进行对等沟通,有些人哭穷以谦虚委婉表达革命尚未成功,挣钱还需继续努力,有些人用哭穷来掩饰真穷,有些人哭穷只是防止你超过他的虚假战术,反正你过的比我好,你就不要努力了。
 
  朋友圈口口声声吃土的人,可能正在吃澳洲空运回来的生蚝。那些嘴上哭穷的人,可能只是迷幻你的烟雾弹,认真你就输了。
 
  珍爱生命,远离哭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