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改写(一)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纱窗的时候,我已身处自家院中开始了一天的享受。扫扫门庭,喂喂家畜,摘菜淋花,当我劳作完毕斜倚在躺椅上欣赏远处的风景时,门外已是车马喧哗,人声鼎沸。不必理会那些吵杂的声音,因为心灵已经随着天上的白云飘向遥远的天边。惬意和舒适的感觉缓慢的流淌过全身,满眼的蓝天和形态各异的云朵。刹那间,自身也仿佛身处其间,随着那悠悠的清风飘来飘去,一旁是鸟儿翱翔的身影,另一旁是软绵绵的云彩,如梦似幻,亦幻亦真。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能如此的洒脱自在,我想那是因为心灵选择了避离凡尘俗事自然会幽静远邈。这和“心静自然凉”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心终日为世俗所羁绊、所迷惑、所纠结,那又怎么能够以一颗平静的心情去体会那种悠然自在的感觉呢。

  望着满园盛开的菊花,品着自己酿造的菊花酒,嗅着随风飘来的暗香,身心浑然一体,仿佛溶入了一个浸染着菊香的世界。黄花开在灿烂的阳光下,时而随风舞动,时而安静悠然,那亲切而不做作的姿态让我越发喜欢。菊花作为“梅兰竹菊”四君子中的一位,是那么的优雅和纯洁,这也正是我偏爱菊的原因。我闭了眼,闻着那淡淡的菊香悄然入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斜阳照射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猛然察觉已是暮色沉沉、炊烟袅袅。远处,彩霞与长天一色,绘成一幅别样的工笔画。成群的鸟儿沐着那七彩的光芒回归到远山的怀抱当中,而我在怡然自乐中已然沉醉……


  饮酒改写(二)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纱窗的时候,我已身处自家院中开始了一天的享受。扫扫门庭,喂喂家畜,摘菜淋花,当我劳作完毕斜倚在躺椅上欣赏远处的风景时,门外已是车马喧哗,人声鼎沸。不必理会那些吵杂的声音,因为心灵已经随着天上的白云飘向遥远的天边。惬意和舒适的感觉缓慢的流淌过全身,满眼的蓝天和形态各异的云朵。刹那间,自身也仿佛身处其间,随着那悠悠的清风飘来飘去,一旁是鸟儿翱翔的身影,另一旁是软绵绵的云彩,如梦似幻,亦幻亦真。

  有人曾问我为什么能如此的洒脱自在,我想那是因为心灵选择了避离凡尘俗事自然会幽静远邈。这和“心静自然凉”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心终日为世俗所羁绊、所迷惑、所纠结,那又怎么能够以一颗平静的心情去体会那种悠然自在的感觉呢。

  望着满园盛开的菊花,品着自己酿造的菊花酒,嗅着随风飘来的暗香,身心浑然一体,仿佛溶入了一个浸染着菊香的世界。黄花开在灿烂的阳光下,时而随风舞动,时而安静悠然,那亲切而不做作的姿态让我越发喜欢。菊花作为“梅兰竹菊”四君子中的一位,是那么的优雅和纯洁,这也正是我偏爱菊的原因。我闭了眼,闻着那淡淡的菊香悄然入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斜阳照射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猛然察觉已是暮色沉沉、炊烟袅袅。远处,彩霞与长天一色,绘成一幅别样的工笔画。成群的鸟儿沐着那七彩的光芒回归到远山的怀抱当中,而我在怡然自乐中已然沉醉……


  饮酒改写(三)

  生活在人间,却没有车马的嚣喧。你问我何能如此,心灵清远,地自静偏。采摘菊花在东篱之下,悠然间,那远处的南山映人眼帘。山气氤氲,夕阳西落,傍晚的景色真好,更兼有飞鸟,结着伴儿归还。这其中有多少滋味要表达,欲要说明,却又忘记了语言。

  人活在世上,总要找到生命的价值,否则人就会处在焦虑和不安之中。而社会总是有一套公认的价值标准,多数人便以此为安身立命的依据。(www.cnk6.com)拿陶渊明的时代来说,权力、地位、名誉,就是主要的价值尺度。但陶渊明通过自己的经历,已经深深地懂得:要得到这一切,必须费尽心机去钻营、去争夺,装腔作势,吹牛拍马,察言观色,翻云覆雨,都是少不了的。在这里没有什么尊严可说。他既然心甘情愿从官场中退出来,就必须对社会公认的价值尺度加以否定,并给自己的生命存在找到新的解释。

  • 饮酒陶渊明改写
  • 改写赠汪伦
  • 改写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